当前位置:主页 > 奇趣动物 > 正文

利比亚当局证实卡扎菲死亡,后卡扎菲时代利比亚走向何方

编辑: 来源: 时间:2011-12-19 22:31

卡扎菲死亡,的黎波里民众庆祝

在得知卡扎菲死亡的消息后,的黎波里民众纷纷走向街头举行庆祝仪式。

  利比亚“全国过渡委员会”执行委员会主席贾布里勒20日在新闻发布会上证实,卡扎菲当天在苏尔特身亡。在的黎波里很多民众在听到卡扎菲身亡的消息后纷纷走向街头举行庆祝仪式。据阿拉伯半岛电视台报道,利比亚前领导人卡扎菲与利比亚执政当局武装发生交火,在战斗中中枪后伤重身亡。另有消息称,卡扎菲是在被北约飞机轰炸受伤后身亡。利比亚执政当局最快于22号将宣布全国解放。

  后卡扎菲时代利比亚走向何方

  利比亚曾经受二战战火蹂躏和战后的分分合合;曾因卡扎菲的42年独裁和乌托邦统治,导致政治、社会生活“半身不遂”般畸形发展;更曾因卡扎菲这个政治狂人的野心和冒险,成为国际社会的孤儿。如今卡扎菲时代已经“死亡”,为此利比亚及其民众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如今战事稍稍息肩,疮痍尚未平复,人们最应警惕的,是不让卡扎菲“复活”。当然,这并非指卡扎菲本人的生命,所谓“复活”,是指卡扎菲的阴魂不散,他的倒行逆施在某个特定的时机、土壤中再度借尸还魂。

  当初卡扎菲能以一个下级军官的实力,举手间颠覆伊德里斯王朝,并非自己有经天纬地之才,而是地区分配不均,东部部族把持军政特权,对西部、南部某些部族进行歧视、排挤,一些被压迫者寄希望于卡扎菲的“革命”,希望他改变这不公平的社会。然而卡扎菲建立起的,却是一个更加专制、更加不平等的社会,地区不均、部族歧视依旧存在,只是统治者和被统治者倒了个个,这导致了新的不满、反抗和革命,最终令卡扎菲时代“死亡”。前车之覆,后车之鉴,新政府必须摒弃这种“我打江山我当家”的封建落后意识,建立一个自由、平等的新社会,惟如此,才能不让新的“卡扎菲”有复活之机。

  卡扎菲之所以得罪天下人,是由于其野心膨胀却志大才疏,并且不顾国际规则、公约肆意行事,最终把自己和利比亚都拖入深渊而不能自拔。如今的新政府鱼龙混杂,其中既有民主派也有保守派,既有主张教法治国的,也有主张实行开明政治的,并夹杂着前卡扎菲政府的人物,和有争议的极端势力代表,在旧利比亚的废墟上,建立一个怎样的新社会,是横亘在人们面前的一大难关。如果新的利比亚不能建立起一个有秩序、有规则,对内对外均“按规矩行事”的文明国家,类似卡扎菲这样趁乱而起的混世魔王,便有再度出现的危险。

  卡扎菲的42年给许多利比亚人以惨痛回忆,奋起反抗的民众打出了昔日曾被摒弃的前伊德里斯王朝旗帜,忘却了这个王朝当初的种种过失,而只记得卡扎菲的诸多罪行。如今卡扎菲已死,倘新政府不能带给利比亚人民期盼已久的和平、稳定、繁荣、民主和文明,待时过境迁,新一代的利比亚人便很可能再次“只记新人恶,不忆故人丑”,从垃圾堆里把破布一般的卡扎菲绿旗绑上新“革命”的旗杆。

点击推荐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