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灵异恐怖 > 正文

一夜御两女 猛男激情放纵回忆录(3)

编辑: 来源: 时间:2011-12-19 22:47

  忙碌并没有让陈清忘记了凡凡,他有时真忍不住给她打电话。他常跑到她家的楼下,望着她家的亮着的灯盏,想着她,有时街道会闪现她的影子,他想追出去的时候,早没了踪影。也许凡凡,就如海市蜃楼般的美丽幻影。

  半年过来了,他突然不再摆摊。接了一家郊区的农家小饭馆,这让同行目惊口呆。他经营这家小饭馆以后,不再以大众火锅为主,而以农家锅吧饭、大碗肉为主,小菜全用的是绿色食品,尽量避免农药、催化剂和除草剂等化学品的污染。开始他的小店生意清淡,没几个人来。于是他印制传单,在街头分发,宣传小店。过了一段时间有了一点生意以后,他专门租了一辆车接送客人。逐渐小店开始兴旺起来,他的小店由原来一间,扩大到四间,最后干脆承包了附近的菜园。

  为了发展他的特色餐馆,他花了点钱,到电视台搞一个专访,着重对这个农家小餐馆详细介绍,本市的小报记者,没有忘记请来炒作一下,开了一个不小的版面,对他的农家餐馆极尽渲染。这样很快受到大家的注意,生意也蒸蒸日上。

  他的小店被政府授予为“湘西自治州民族特色餐馆”、“政府指定接待餐馆”。这件事传的很快,不久一家报社还做一个专版,把他的餐馆好好广而言之了一番,与前面不同的是这次是不花钱的。

  陈清很快发了小财。

  那天,凡凡心里有些郁闷。她不想上床,就在沙发上坐着,撩起一角窗帘,靠在窗台看夜景。此时繁华之后的都市夜,街灯闪烁着清冷。月光照在光秃秃的树枝上,仿佛挂满了雪霜。风刮过,废纸和塑料袋在街面游走。她就这么看着,一直到窗口的灯一盏一盏的熄灭,她糊里糊涂地醒着睡着。

  她又想起了陈清,他走的时候,她一句话也没说,那时候说什么都觉得虚伪和多余。她有些后悔伤害了他,很久以来,一直是他带给她欢乐。工作的枯燥乏味,只有他来了生活才变得生机昂然。他的肩膀让她感到安全,可以依靠;他怀抱充满了温暖。她像小猫儿一样蜷缩在里面。可当陈清真的离开的时候,她才感到沉重,感觉到他的分量。

  第二天,她感到头很重,勉强爬起来,可头实在疼的厉害,赶紧给单位打了一个电话,请了病假,然后又迷迷糊糊地睡去了。原以为只是普通的感冒,休息几天就可没事,谁想这种状态持续了好几天。她的亲人不在身边,朋友也不多。

  顿时日子乱了阵脚,失去了方寸。饥饿袭来,明确而尖锐。她拼命在冰箱里搜寻可吃的东西。以前每一格,每一个抽屉都放有陈清准备的丰富食物,他总会在下班或她饿的时候烹饪出众多的菜肴,每一道菜都让她垂涟欲滴。可现在冰箱里空空的,她拼命咽口水,直到唾液渐渐干枯,疼痛也渐渐麻木,她便再次睡了过去。

  就这样,她睡了又醒,醒了又睡,后来完全失去了时间的概念。不知道过了多久,她动了动嘴,却发现已发不出声音。现在她象一条涸泽的鱼,也许她要死了,她不知道还能撑多久。

  当她再次醒来的时候,模模糊糊看见眼前有一个笑脸,那笑脸渐渐清晰,原来是陈清。这让她大吃一惊,问他怎么会在这里?陈清看着她哈哈地笑,说:“召之即来。”她才隐隐记得,自己无意中拨过一个手机号码。想起自己过去,脸上不觉有些亏意。

  • 共4页:
  • 上一页
  • 1
  • 2
  • 3
  • 4
  • 下一页
  • 点击推荐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