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灵异恐怖 > 正文

新婚夜 我无法证明自己是处女身(2)

编辑: 来源: 时间:2011-12-19 22:47

  新婚之夜他起了疑心

  新婚当天的月色很好,我本以为会拥有一个浪漫的洞房花烛夜,可没想到这只是噩梦的开始。那个夜晚我没有“落红”。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个样子,看着易聪转过身去的背影,我也没有多想。我简单地以为这东西还能有假吗?这样想着也就放心地睡去了。

  第二天一早,我刚醒,就看到易聪在床上好像在找着什么,嘴里还念叨着,怎么会没有呢?我知道他在找什么,但我还是坚持觉得就算没有“落红”,这种东西是真是假难道他会不知道吗?再说难道他还不明白我的为人吗?所以我也没有多做解释,但没想到,正是因为我的不解释,让他更加疑心。

  结婚后的日子,我明显感觉到他对我越来越冷淡。经常在外面打牌不回家,什么家务事都不做,甚至是我来例假肚子疼痛难忍时,他也常常连一句问候都没有就径直出门,也不说自己去哪里。

  有一天吃饭时,他突然放下筷子,对我说:其实你是不是都不要紧,重要的是你不能骗我。我这才明白他为什么会在新婚之夜后就冷落我,原来他在怀疑我不是!在我看来,这种怀疑简直就是最大的侮辱,我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只是反问道:我是不是处女难道你不清楚吗?日子真是没办法过下去了!

  扪心自问,我还是爱易聪的,为了挽救这段婚姻,我决定做点什么。我上网查询了关于处女不“落红”的种种原因,然后将这些资料打印出来,我怕这样还不够说服力,甚至还去书店专门买了一本这方面的书。

  当我真诚地把这些东西拿到易聪面前时,他竟然一挥手,把东西从我手上打掉,说:滚,我不用你来教。我想这个办法不行,又去买了一套很漂亮的内衣。晚上在昏黄的桔色灯光下,当我风情万种地走向他时,他竟然一脸厌恶地说,滚,荡妇,离我远一点。

  荡妇!他竟然叫自己的老婆荡妇!我忍不住哭了起来,对着他坐在床边的背影,我撕心裂肺地喊道:你这样说是什么意思,我师玲是什么人你难道不知道吗?你既然一直都不肯相信我,还过什么日子!离婚!

  最后,婚是没有离,但生活也没有丝毫的改变。

  • 共4页:
  • 上一页
  • 1
  • 2
  • 3
  • 4
  • 下一页
  • 点击推荐
    ad